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几多归鸟尽迷巢

  挥一把脸上的汗珠,拿出相机,便对着这茫茫一片云海照了起来。突然间,想起了“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的句子来。当时怎么也想不清这个句子出自何处。回来后便在网上查找,方知它出自禅门。在《宏智禅师广录》里有这样一个典故:“僧问洛浦,古德云:供养百千诸佛,不如供养一无心道人。未审百千诸佛有何过?无心道人有何德?浦云: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另有《罗状元醒世歌》,也提及到这个句子:“……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浮生若梦谁非寄,到处能安便是家……”

  其实,印象中,我记住的这两个句子,还并非是从《宏智禅师广录》或《罗状元醒世歌》中读到,仿佛是在国学大师南怀谨先生的某部著作中读过。便又拿出一堆南怀谨的书,逐个翻阅,终于在他的《漫谈中国文化》一书中翻倒。这是一本收录他在“太湖大讲堂”给金融、企业界人士讲座内容的书,他也并没有引述句子的出处,只是在引述这个句子时,申发了这样的观点。他说:“我们的国家社会,今天的发展非常繁荣,好像人人都前途无量,朝气蓬勃。事实上,国家的经济观点与诸位企业家的观点,都有‘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尽迷巢’的现象……我深深地感到,这个时代有这么一个现象。”

  也许是在南岳有了这份身临其境的感受,也许是因为回来之后重温了南怀谨先生的讲座内容,我对这两句禅语也有了更新的认识。“一片白云横谷口”,这里说的是很漂亮的白云,而不是黑云,若是阴森森的一堆黑云,可能会引起“鸟儿们”的更多警觉,反而不会让它们迷失方向。偏偏是一片“白云”,所以,“迷巢”就明显带有欺骗性,且这种“迷巢”的痛苦也越发显得有些“自作自受”。再看,下句是“几多归鸟尽迷巢”,而不是“一只归鸟”,一个“尽”字,更说明了甘愿遭受“白云”欺骗与蒙蔽的不仅仅是某个“个体”,而是一个“群体”,是普遍的迷失,是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足以“自责”的糊涂与迷茫。

  细究起来,“一片白云横谷口”,“白云”本身有错吗?相对平地而言,白云的位置,本来就应该是飘在高处,飘在天空。如果没有高山,没有攀登到高山之巅,或是乘飞机登临到白云之上,人们是很难在自己的视线之下观看到“白云”的,也无所谓有“白云”能障住自己的双眼。所以,惟有把“巢”筑到高处,而这种高度又不足以高过“白云”,才会碰到“白云障目”的现象。这样一分析,“几多归鸟尽迷巢”,还有它更为深刻的寓意,也值得我们来作更深刻的反思。

  据网络报道,今年3月,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三穗县的副县长杨昌明被“双规”。随着调查的深入,当地居民疯传杨昌明染上了艾滋病。副县长患艾滋,一时间,当地人人自危,特别是一些女干部、女教师都纷纷往医院里跑,检查自己是不是染上了艾滋。据知情人士介绍,杨昌明遭刑拘后查出患有艾滋病,疾控部门要求其供述与其有染的女性,结果名单上竟有30多人。类似于杨昌明这样的腐败干部在近几年来不胜其举,若就与之有染的人数、贪贿的金额而论,他更是远远排不上号。只不过,他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艾滋”了,他所引起的社会恐慌远远要比其他腐败干部大得多。这里,也想起了另一个人来,他就是前段时间同样走红网络的江苏徐州市委原常委、组织原部长陆正方。据报道,这位陆先生竟然能和全市近百位有姿色的女干部有性关系,且这近百位女干部中的绝大部分还都是主动送上门,自己在宾馆开好房间然后再电话约请陆正方。

  我们在谴责杨昌明、陆正方的同时,不免也要为那些放荡的女干部、女教师们感到悲哀。她们都是一些极其势利的“女强人”,为了得到好处、攀到高位,竟甘愿出卖自己的身体,不惜损害自己的身份,毁掉自己的家庭,最终成为“迷巢的鸟儿”,她们既可怜,可悲,还可恨。也可以说,她们既是权力的牺牲品,又是作恶的参与者。

  针对近年来诸如官员、微博开房、法院院长与女下属幽会,再到桃花部长、艾滋副县长……等一系列频频爆发的权力乱象,有人慨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抑或“嗤之以鼻”;也有所谓正义者大声谴责“这些官员早已突破了社会道德和法律的底线,也突破了做人的底线”,并试图开出疗方,“所有这些都是权力缺乏监督造成的,加强对权力的监督和约束,是整治干部队伍的重中之重”。

  笔者对这类观点还有自己的看法。改革开放以来,“反腐倡廉、从严治党”的呼声在党内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各级党委、政府“打防结合、惩治腐败”的力度也不断加大,为什么我们的“腐败典型”却照样是前仆后继、层出不穷、且越演越烈呢?是他们真的不知耻、不懂法、不怕死吗?非也!真正的答案应该还在“一片白云横谷口”。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思想观念的不断变化,飞速发展着的社会已经将人们的生存状态从当初的“平地”隆起到了一个高位之上,向“巅峰”攀爬已成为社会的普遍共识,谁也不愿再守着过去的那块平地而默默地生活。这就好比南岳之巅的“祝圣寺”,武当之巅的“紫霄宫”,终年不断,都会有“祈福求愿”的香客。只不过,这诸多过往祈福求愿的人们,只看中了佛道对他们的保估,却无心去真正领会佛道的心境。假若还有一座“寺庙”是建在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最高峰,只要它真有“灵光”或是相传它“有求必应”,我敢保证,稍有想法、稍有能力、而并非只为历险、只为攀登的芸芸众生都会冒死爬上去。

  不是么?这年头,当官的,谁不想自己的官更大?做生意的,谁不想自己的钱更多?稍有能耐的,谁不想移民到美国到欧洲?稍有地位的,谁不想自己拥有的女人比别人更多更漂亮?所谓美好理想的生活,说到底,就是一种更迎合人性、更放纵人欲的生存方式。现在,全社会高速发展着的科技、经济与文化无时无刻不在为人们追求这种生存境界而齐心协力地打造出一个个千姿百态的平台,有条件的能上,而没有条件的呢,他们能不急么,能不眼红么?能不去日思夜想、创造条件也要上么?

  自古以来,金钱,美女,权势,享乐……这一片片如“白云”一般美丽诱人的元素,在中华大地从来就没有缺失过,只不过,陷于传统文化的偏见、囿于伦理纲常的束缚、迫于封建王权的垄断、阻于科技信息的闭塞,它们只能在较小范围、较少阶层内被人们掌控,被人们把玩,此可谓“白云千载空悠悠”。如今,文化开放了,纲常打碎了,皇权倾覆了,科技也发达了,于是乎,悠悠“白云”也随处飘散了,谁家的“谷口”都可以相见。

  在笔者看来,“白云横谷”是时代发展使然,“归鸟迷巢”,并不能一味地责怪白云。同时,时代发展,也在不断地将更多“归鸟”的思维与气息幻化成片片“白云”,归鸟迷巢,是他迷,更是自迷。古往今来,贪婪,巴结,欺骗,虚伪,阴谋等,无不是因为自身的物欲所致,诚如《罗状元醒世歌》所云:“千种情怀千种恨,一分荣辱一分忧。”生活在当下社会的人们,再想回到旧时旧制已是不可能的了。若想变成“一片白云横谷口,几多归鸟不迷巢”,惟一的办法,只有将自身的生存境界再抬高一些,取俯视之境,将自己的“归巢”筑在“白云”之上。如是,则能做到合法挣钱而不为钱所役,欣赏美色而不为色所迷,权力担当只为民众所用,安享生活只图融于自然。若没有了心中永恒的“警察”,任何外来的约束,对一部分人来说,都将无济于事。

上一篇:水静楼阴直山昏塞日斜。夜来归鸟尽啼杀后栖鸦

下一篇:水静楼阴直山昏塞月斜。夜来归鸟尽啼刹后栖鸦---上涨走势分析之一